版权签约更积极制作流程更顺畅_央广网

2018-09-04 18:30

  如今,阅读的方式越来越多元。在传统的纸质书之外,还生发出电子书、有声书、知识分享等新形态。

  数据显示,我国的数字阅读用户已接近4亿,数字阅读市场规模达152亿元。数字阅读的浪潮让一方屏幕成了主角,手机、阅读器、平板电脑……仔细想想,它们是不是正越来越多地占据你的阅读时间?从纸质书到电子书需越几重关?我国电子书产业走到了哪一步?出版行业又有哪些尝试与探索?

  如今,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在出版纸质书籍的同时推出电子版。在图书出版市场中,电子书和纸电同步所占份额逐渐增加,给读者提供更多阅读选择。

  一本电子书的诞生要经历什么?很多读者可能会觉得很简单,因为呈现在他们面前的,不过是一个不大的电子文件。出版行业从业者却深知其中的不易,从纸质书到电子书的过程并不像终端产品那样美妙,特别是在发展电子书业务的初期,考验随处潜伏。

  版权是起点,也是难点

  做电子书的起点是版权。纸质书和电子书的版权通常是分开的,如果没有谈下电子书的版权,纵使再喜欢这本书,也没办法制作成电子版。

  版权也是让人头疼的一个关卡。比如,想做旧书的电子书,过去没有签电子书版权的意识,数十年前签下的纸书版权,现在不知道该找谁补签电子书版权;想做新书的电子书,有的作者不了解或不接受电子书业态,不愿意授权,抑或比较大牌,不好谈,又或者IP开发等兴起让作者看到了巨大的变现空间,想自己运作;等到好不容易谈下了电子书版权,在版税率、预付金等细节上还要一再推敲……

  签下电子书版权后,就可以决定是否转码制作了。根据图书咨询机构开卷的数据,去年,中国图书零售市场动销品种达189.36万。茫茫书海中,选择哪些制作成电子书?

  出版社会根据过往经验,进行考量。商务印书馆副总经理王齐介绍,在转码方面,出版社不做过多筛选,只要合同中签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图书,全部进行自转码,但在上线销售方面,出版社会选取较为通俗易懂的出版物优先上线,“从这些年看,销售情况比预期好,很多社科类的电子书都卖得不错,尤其在一些学习型或研究型消费者聚集的电商平台上,我们的书销量会很好。”上海译文出版社版权与数字出版总监汤家芳也表示,除了低幼绘本,出版社会尽量签下纸电版权,尽可能做到纸电同步,不过重点书会精确到同一天开启纸质书和电子书的预售和正式发售。

  掌握庞大用户基数的电商平台,也会利用自己的优势提出建议。“我们和读者走得更近,会在题材、作者、读者阅读偏好等方面做数据分析,将结果提供给出版社作为参考。”亚马逊中国副总裁刘书说。比如,前段时间推出的Kindle版《百年孤独》,虽然是本旧书,但在Kindle上的搜索一直排在前十名,说明读者对这本书的需求持续旺盛,亚马逊会根据这些信息进行测算,告诉出版社读者对图书的喜欢程度。另外,电子书阅读对社会热点的反映更加迅速明显,比如,受一些热播影视剧的影响,相关书籍的电子书销量在短期内增幅非常明显。

  定价和书籍品类、新旧相关

  接下来是具体制作环节,进行排版设计、转码制作成电子书格式。几年前,这个环节对于中国的出版社来说还是一大掣肘。毕竟,纸质书的制作已经形成成熟的运转体系,分工明晰,而电子书却是新生事物。出版社大多不熟悉转码等技术,内部的流程也没有建构起来,因此,源文件去哪儿了、怎么转码、用什么工具排版等问题,时常困扰着他们。

  不过,走到这一步,也意味着流程走到了尾声,拿到新鲜出炉的电子书文件,便要与各渠道、平台对接。

  当然,上架前还得考虑定价。电子书的定价权主要掌握在出版社手中。与国外电子书价格与纸书持平甚至高于纸书不同,国内的电子书定价普遍低于纸书。“电子书定价与图书的品类、新旧相关,新书的电子书与纸书价差比较小,旧书价差大。”亚马逊Kindle中国区数字内容总监付孟若说。等新书变成长销书,为了让用户更多地看到这本书,价格上也会有促销优惠。

  内容、定价,是影响电子书销售的两个因素。付孟若觉得,内容还是最重要的,平台上的很多经典书籍一直很受欢迎,更何况,这几年,读者越来越愿意为好的内容付费。但汤家芳认为,读者对电子书价格还是敏感,导致很多时候,电子书不得不降价,这也是他们所担心的。

  内容好,神算三中三,还需精细化营销

  上架前后,出版社还会跟平台商量,怎样进行推广营销。“电子书也需要精细化运营”,汤家芳说,动销不佳的图书得多想办法,纸电同步的新书也是重点关注对象。广告屏、明星代言、平台首页专题推荐等都是推广的强势资源,目标很明确:提高曝光频率,尽量长时间处于读者的视线之内,让电子书不冷场。

  “早期电子书的营销模式还是借鉴纸书,比较单一,随着行业的发展,基于电子书平台的特有优势,方式日渐多样”,中信出版社电子书团队负责人赵厚璐介绍,纸电声联动营销,社交媒体矩阵推广,也会根据社会热点和用户需求,比如对于新增的阅读需求,快速进行选择产品组合,推荐给用户,实现销售转化,还尝试对文学小说类的长篇作品进行按章收费模式。

  2016年,中信出版社的《大秦帝国》系列作品在全渠道上架,电子书套装售价199元,前期很长一段时间,销售都非常低迷。“前期卖不好,定价太高是主要因素,但我们无法降低售价,或者长期支持特价。而掌阅支持按章计费的模式,这一模式在当时主要用于原创网文的收费。但作为长篇历史小说,《大秦帝国》在题材和篇幅量上都非常适合,于是决定以千字5分钱的价格进行推广,如果读者全部看完,全系列的收入不低于整套销售。”赵厚璐说,经过3个月的用户积累,收益持续上涨,后来赶上相关电视剧播放,销售更是直线上升,成为2017年中信出版社在掌阅上收入第一名的产品,“每个电子书重点品种都有其独特性,需要针对不同的产品挖掘其卖点,找到在特定渠道最适合的营销方式。”

  付孟若见证了中国电子书产业从拓荒期起步,慢慢进化,“现在再看5年前,我也想不到电子书业务发展得这么快。”在他眼中,有很多勾勒成长的风向标。比如,流程已经基本理清,制作变得顺畅,而几年前,平台还要花好长时间为出版社提供数字内容管理的整体解决方案。出版社也越来越重视版权的获取,“我们现在要求版权室加快补签电子书授权,新书同时签下纸电权利,为电子书品种的增加打下基础。”汤家芳说。